2001年4月23日 星期一

蘇格蘭心理學家尋找“鬼”蹤跡的故事

有著1500多年悠久歷史的蘇格蘭首府愛丁堡﹐素有“北方雅典”之稱。愛丁堡的古城堡地勢險峻﹐三面是懸崖峭壁﹐還有一面是陡坡﹐從城堡上遠眺﹐週邊的秀麗風景盡收眼底。城堡中有一座軍事博物館﹐收藏有從中世紀到19世紀末的各種實物﹐展現了歐洲兵器和軍服的演變和發展過程﹐城堡內還有當年國王的寢宮﹑兵營﹑地牢等絕對古老的建築。因此﹐長期以來一直吸引著各地遊客前來觀光。

不過﹐有不少遊客前來愛丁堡旅遊卻是衝著“鬼”來的。



17世紀時﹐這裡曾經關押過大批法國戰俘﹐而許多戰俘命喪其間﹐因此古城堡自然少不了各種各樣“鬼”的故事﹐這些故事的主角有無頭鬼﹑吹號鬼﹑吸血鬼等等。而這些鬼故事經過幾百年的流傳演繹後越來越精彩紛呈﹐甚至已經成為了愛丁堡旅遊文化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部份﹐吸引了無數的遊客涌到這裡來尋鬼﹐每年也真的有成百上千名遊客自稱是撞見了“鬼”﹐事後還把自己見“鬼”的經歷描述得頭頭是道﹐活靈活現﹐讓聽者不寒而慄﹑毛骨悚然。
  
心理學家想捉“鬼 ”

蘇格蘭心理學家﹑赫特福德郡大學教授理查德‧威斯曼對愛丁堡有著極大的興趣﹐多次造訪這座“鬼”城﹐不過他當然不是只為觀光的遊客﹐他流連忘返于愛丁堡是因為他對這裡的“鬼”有難以割捨之愛。這位名聞蘇格蘭的心理學家認為﹐儘管依照精神病學對鬼現象的解釋﹐鬼其實是由人類潛意識的願意﹑難以解除的罪惡感以及人們自己想像中的零散畫面混雜在一起的表現形式﹐但“鬼”並非是不存在的現象﹗
  
為了找到鬼的真相﹐威斯曼三年前和一些志同道合者開始進行系統的“鬼”現象的研究﹐其中不乏英國一些著名的科學家和心理學學者。但是﹐他們的研究卻找不到任何頭緒﹐沒有任何成果。
  
尋“鬼”隊出發了

為了能給自己的研究找到突破口﹐找不到“鬼”誓不罷休的威斯曼這回研究對象瞄準了鬼故事已經流傳了好幾百年的愛丁堡。
  
今年4月7日﹐威斯曼從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中挑了240名志願者﹐讓他們在據說是鬧鬼鬧得最凶的古城堡地牢裡呆上10天﹐然後告訴威斯曼研究小組他們究竟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有什麼樣的感受﹐究竟有沒有遇到鬼。為了使這次研究更為“科學﹑認真﹑嚴謹”﹐威斯曼邀請了多位英國心理學家共同觀“鬼”﹐還蒐羅了一大堆堪稱世界最先進的高靈敏度攝像機﹑照相機和傳感器裝在地牢裡﹐以便對愛丁堡古城堡的乾濕度﹑溫度﹑磁場﹑光線以及現場情況進行全面的測量﹑監視和拍攝。
  
一切準備就緒後﹐威斯曼召開了聲勢浩大的新聞發佈會﹐發誓一定會把愛丁堡“鬼”故事搞得水落石出。儘管英國媒體對威斯曼的說法嗤之以鼻﹐但愛丁堡的數百年的名氣和流傳甚久的鬼故事畢竟還是吸引了英國民眾的注意力﹐因此英國大小媒體還是刊發了威斯曼決定古堡尋“鬼”的事。不過﹐主流媒體大多是帶諷刺挖苦之意。
  
他們真“見鬼”了嗎

10天很快過去了﹐240名自願者到底在“鬼”堡裡看到些什麼呢﹖他們真的遇到“鬼”了嗎﹖其中一半人都說自己撞見了“鬼”﹐不過他們的敘述頗有自己嚇自己之嫌。

他們證明自己遇到鬼的證據是覺得週圍的溫度突然降低﹑聽到過幾聲讓人起雞皮疙瘩的乾笑﹑感到似乎有人摸自己的臉﹑扯自己的衣服或者是覺得好像有人在暗處看著他們。

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什麼會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情節。而其中“最恐怖”的“鬼”現象也只不過是﹕一個志願者說他的一條胳膊上有莫名其妙的燒灼感﹔另一個則聲稱她聽到房間的一個角落裡有可怕的沉重的呼吸聲﹐因此把她嚇哭了﹔還有一名志願者說他看到一個穿皮衣的古代人。而那些全世界最精密的攝像機和傳感器也沒有什麼發現﹐拍下的畫面除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大大的綠色圓圈外﹐什麼東西也沒有﹗
  
不過儘管如此﹐威斯曼還是聲稱自己取得了相當大的成果﹐他們給新聞界透露的只是“初步結果”﹐還有一些更有價值的“鬼資料”他們正在進行深入研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